有一眼
当前位置:有一眼 > 悬疑灵异

养徒弟要趁早作者 / 两两热

作品类型: 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2023-09-13

养徒弟要趁早小说全文阅读-养徒弟要趁早by两两热-有一眼
【作品简介】

《养徒弟要趁早》祝景灏是一个年轻的主人公,他在自己及冠之日回到祖家祭祀父母和祖先。在祭拜过程中,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包括牌位动了一下,蜡烛的火焰变成了淡蓝色,以及背后传来的凉意。与此同时,在冥府大殿,冥王正在和侍女交谈,他手中玩弄着淡蓝色的鬼火,收到了余陌的到来。冥王给余陌一杯彼岸茶尝尝。整个故事围绕着祝景灏和冥王之间的神秘事件展开......

《养徒弟要趁早》

作者:两两热主角:祝景灏×余陌更新:2023-09-13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内容介绍

《养徒弟要趁早》祝景灏是一个年轻的主人公,他在自己及冠之日回到祖家祭祀父母和祖先。在祭拜过程中,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包括牌位动了一下,蜡烛的火焰变成了淡蓝色,以及背后传来的凉意。与此同时,在冥府大殿,冥王正在和侍女交谈,他手中玩弄着淡蓝色的鬼火,收到了余陌的到来。冥王给余陌一杯彼岸茶尝尝。整个故事围绕着祝景灏和冥王之间的神秘事件展开......

养徒弟要趁早小说精彩阅读:

卷前第1章

出场方式(师尊和老祖宗,你选一个)

巨大的木门在艰难的“吱呀”声中被缓缓推开,祝景灏抬脚迈过祝家祖祠的门槛,今日是他的及冠之日,理应来跟父母和祖上请个安,顺便,他也是时候该把父亲留下的东西拿回来了,留在那里总归是不太安全。

蜡烛点燃晕出一片明黄,他扫去祭台上的薄灰,开始细心擦拭那一尊尊牌位。

“父亲,母亲,孩儿来看你们了,今日是我及冠之日,孩儿不曾忘记您的教诲......”

祠堂内安静得落针可闻,唯有少年的喃喃自语在空洞中回响。

突然,他动作顿了一瞬,凝眉看向那尊处在正中央与众不同的牌位,刚刚......

它是动了一下吗?

不,是错觉,整个祠堂只有他自己一人。

他刚冒出这个念头,祭台上两侧正在燃烧的蜡烛毫无征兆地扑闪两下,然后一阵阴风拂面,那原本明黄色的火焰霎时变成了淡蓝色。

祝景灏一个激灵转身望向刚刚关闭的祠门,可在一瞬之间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那股凉意不是自外面而来,而是在他背后,准确来说,是来自上面那一排祖上的牌位,虚虚绕绕地盘旋在周围。

......真见鬼了。

*****

与此同时,冥府大殿。

冥王斜倚在冥座上,半眯着眼睛,脸上的神情被诡异的青铜面具所遮掩,眉心的地方有一枚彼岸花的简化形状,其中有两片花瓣伸展着从眉毛上方穿过而又向下直至眼睑。

他手中玩弄着一团小小的淡蓝色的鬼火,站在一旁的侍女将刚沏好的茶双手呈上,恭敬地说道:“王,余陌来了。”

他轻轻收拢煞白的指尖,跳动的火苗瞬间泯灭于掌心,然后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漫不经心地回道:“下去。”

“是。”侍女低头退下,在冥王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卷起耷拉在胸前的舌头,长舒一口气。

古旧的巨大石门被两名阴差缓缓推开,余陌点头向他们致意。

“有些时日未见了,你身上倒是沾了不少人间的气息。”冥王此刻抬起眼皮看向走进大殿的余陌,又拂袖向他甩过去一杯茶,“尝尝,吊死鬼新沏的彼岸茶。”

余陌坐在一旁的座位上,伸手接住茶杯,喉结上下一动。

“不错,不过还是比不上人间的龙井,那才是真正的好茶。”

冥王饶有趣味地看着他,“看来你在人间倒是挺惬意。”

余陌点头答道:“还可以。”

随后两鬼对视,谁都没有要先开口的意思。

片刻后,冥王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变......不过今日我找你是有别的事情。”

余陌握着杯子的手微不可查地动了动,眉眼间冷了几分。

冥王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茶,这才继续说道:“前段时间功曹司那边呈上来一份公文,说你在人间未经上报私自修制并使用阴器,解释一下?”

余陌垂下头看着杯里浮动的彼岸花瓣,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眼底的情绪,“阴器?”

他顿了一下,才恍然明白过来似的,“喔,人间应该是好几十年了吧,无聊极了随便修的,后来送给了一位有缘人,一会儿我去功曹司那边报一下就好了。”

冥王笑了笑,道:“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处理好就行。”

余陌眉心舒缓了几分,说道:“我还有一事,在人间我欠了一笔债,如今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而座上的冥王似乎早有预料似的,点头示意他继续。

于是余陌站起身,拂袖在虚空中变出一个巴掌大的铃铛。

那铃铛由青铜制成,泛着青绿色,而且圆形光滑的内部下边坠着的不是铃铛锤,而是一个——

“长命锁?”冥王疑惑道。

余陌:“......”

他忽略了冥王的疑惑,接着说道:“这阴司铃正是我私自打造出来的阴器,人间那位修士于我有恩,他命格中也能承受此物的阴气,我才将这铃铛送出手,不过......”

余陌看向高座上的冥王,在他拿出阴司铃的那一刻冥王正襟危坐了起来。

“那位修士的后代如今有难,还牵扯到人间当今的和平。”

如果听到这里冥王还毫无反应的话,那冥界之主这位子不如早让与他人算了。

于是冥王斟酌道:“我与人主商议一下,你去解决这件事,另外——”

不等冥王说完,余陌就又行了个礼,“那就劳烦冥王了。”

“......”

石门再次地缓缓打开,他转身走出了大殿。

“还真是和从前一模一样......不论是王还是精魄都半分不给我面子。”

最后他将杯里的彼岸茶一饮而尽,咂摸一会儿,评价道:“好像是不如龙井好喝。”

出来后,余陌便开始思考下一步的对策。

这些年来他虽然被禁足,但也陆陆续续从亡魂口中了解了一些人间的情况,如今的人间早已不是他当年所接触的人间,单从近些时日黄泉的动静来猜测,失忆的魂魄、残缺的魂魄,以及冥王未说完的话......想来必定是不太平了。

他出神地望着这片黄泉路上一眼无际的彼岸花海。

赤红色一直蔓延到目光所及处,在黄泉的滋养下,每株彼岸都妖冶欲滴,有的还未开花,只有两畔绿叶在风中招展,有的刚绽开花丝,随之叶子凋零落下,细长的蕊肆意伸展着,诡异的幽香游弋在百尺黄泉路。

有声音打破了死寂。

“余陌,什么时候出发?”

来人是曼珠和沙华,一体双生的彼岸花妖,也是现在冥府之门的守门人。

“现在。”余陌道。

曼珠轻轻“嗯”了一声,“生死册与实际不符的问题不容小觑,冥王派我们协助你一起。”她用胳膊肘戳了戳旁边的沙华。

沙华瞬即点头附和:“对对对!我和阿姐帮你一起调查。”

余陌:“实际上是冥王为了监视我吧。”

沙华:“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哈,不过我和阿姐......”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余陌摆摆手打断她的话,冥王监不监视他他其实并不在乎,他只是厌烦了这黄泉里枯燥的日复一日,相比之下,人间的繁华与自由更让人乐意沉浸其中。

曼珠与沙华背对而立,当她们闭上双眼的一刹那,周遭的彼岸花突然摇曳起来,无数赤红色花瓣从地面盘旋升起,随着曼珠沙华缓缓浮至半空。

她们双手合十放在胸前,眉心的赤红色彼岸标记明暗几下。

不过片刻之间,环绕的彼岸花瓣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密,整个黄泉的上空都弥漫着赤红的颜色和诡异的幽香,而最后彼岸花瓣都汇聚在她们前方,形成了一扇门的形状——

守门之人打开了冥界与人间的大门。

门内除黑暗再看不见其它,似是无底的深渊,但余陌径直推门走去。

门出现后曼珠和沙华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再渐渐融合成为一体,紧跟着余陌的步伐消失在门内。

一阵天旋地转,余陌睁开眼睛,同时被身旁的东西咯了个清醒,猛然间从地下切换到人间他头脑还不太清醒,出于本能,他模模糊糊将东西推开,然而下一秒就听到了“哗啦”一声——这是到什么地方了???

等适应了人间的环境,他突然觉得脖颈处有什么凉飕飕的东西,于是余陌定了定神,看清了他的处境。

嚯!好俊俏的少年!

以及,他好像不太友善......

余陌带着颈侧剑刃的寒意向周围扫了一眼。

这原来是一间祠堂,他“下落”的地方刚巧就是一堆牌位,前面摆着一张案几,整整齐齐地放着贡品、蜡烛和祭鼎,令人心下一惊的是,他的牌位也在其中,而且还被放在了正中间!

怪不得他会落到这里......

既然是在祠堂里留有他的牌位的话,余陌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就必定是祝家了,他微微蹙起眉心,眼神里对这个把剑架在他脖子上的少年上下打量——

祝家,少年,身上还有一丝不太明显的冥气......

他嘴角不太明显地上扬了一下,开口道:“不认识我了么?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

余陌表情淡淡地看着面前长相清秀文雅的少年,然后抬起手试图将压在自己颈侧的剑刃移开,可下一秒,眼前突然寒光一闪,余陌见状迅速后撤一步,偏头堪堪躲过那散着寒意的一剑,与此同时,他感觉身边有些东西随着他的动作“哗啦”一声。

余陌:“......”

这倒霉催的。

面前的少年瞬时变了脸色,神情一凛便又挥剑而来。

余陌心里叹了口气,右手一翻,从袖中翻出一根红线,红线顺着剑的形状蜿蜒缠上,非但没有断,反而把整个剑身都包裹住,余陌握着绳子猛地往旁边一使力!

少年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那股劲力顺势往一侧带去,那红线却一下松开,顺着剑柄绕到少年身上,将他从头到脚严严实实地捆了一圈。

余陌:“少年人,别太激动,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就是祝鸿的公子,祝景灏吧?”

对面少年挣扎的动作突然顿了顿,瞪起漆黑的眸子,纵是浓密的睫毛也遮不住他眼神中流露出的怒意,“是又如何,你又是哪家的走狗?赶尽杀绝还不够,还要毁我祖祠吗?!”

“走狗”余陌:“呃,我想这可能有些误会......”

他垂眸看向刚才“哗啦”落地的一堆东西,怀着愧疚的心情弯腰从众多祖宗中翻翻找找,捡出了一个,与其他牌位上“第几世祖某公之位”的不同,这个上面只有两个字,写的还是正拿着这块牌位的本尊的名字——余陌。

他举着自己的牌位向祝景灏投去询问的眼光,“认得他么?”

祝景灏把脸撇到一边,干脆地回答:“不认识。”

闻言余陌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突然冒出想逗逗他的想法,于是他拿着牌位往祝景灏头上拍了一下。

猝不及防当头挨了一拍,祝景灏脸上表情有些怔住。

“我就是余陌。”

“......”

祝景灏被他开口说的这句话又怔了一下。

“若按照祝鸿的遗嘱,你当唤我一声师尊;但若按辈分来算的话,你应当是叫我一声老祖宗,然后再给我磕几个头。”

“......”

祝景灏有一种石化的错觉,好像被人钉在原地似的,动弹不得。这短短的一刻之间,从祭台上突然冒出来个老祖宗,多荒谬啊。

“你更喜欢哪个称呼呢?”余陌仍是笑着问。

“............”

看眼前的少年神色越来越难看,他及时止住了笑,捡起地上散落的“祖宗”,根据上面的顺序将他们恢复原位。

做完这些,他站在祭台前,十分正式地向上面诸位做了个揖,随后转头对上祝景灏的眼睛。

祝景灏的眼睛其实是偏向于桃花眼型的,但莫名眉宇之间却呈现出一丝凌厉之感,尤其是当眉心皱起时,墨色的瞳孔似乎是藏着诸多事情,深沉如夜,让人捉摸不透。

他自以为礼貌且诚心地问道:“我还需要上去吗?”

祝景灏:“......”

余陌似乎是了然了一些事情,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一拢,把捆满祝景灏全身的红线收回袖中。

“当真不拜师?”

祝景灏活动了一下身骨,将剑插回剑鞘,又对着上面诸位磕了三个头,才回道:“父亲在世时曾与我提起过你,让我尊你敬你,至于拜师,你得先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

他边说边将手伸进祭台下面,摸索着什么,“咔哒”一下,祝景灏手上多了个黑色的小匣子——通体漆黑,一丝花纹都没有,只有在上盖中央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凹槽。

他一手托着匣子,一手食指放到嘴边,然后咬破了皮肉,在那个小小的凹槽处滴下一滴血。

“咔嚓”小匣子应时打开,被递到了余陌手上。

余陌左侧的剑眉微微一挑,这东西居然还在这儿。

那是一个铃铛,悬着长命锁的铃铛。

“给,阴司铃,物归原主。”祝景灏说。

余陌伸出手去接,但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在即将碰到那铃铛的时候,他的手指一蜷转而偏开,去摸了摸祝景灏的头。

祝景灏:“......???”

余陌:“这东西本来就是要送与你的,只是当年你还太小,无法驾驭它我才交给你父亲保管,当年为了它我可是费了不少心思,若现在直接收回来,只会给我平添很多麻烦,你留着吧,有空我教你怎么用。”

“哦......”祝景灏瞥了他一眼,淡淡应下。

余陌本想再嘱咐几句,却听到外面隐隐约约有些不寻常的动静,直觉告诉他,这类动静不太对劲,与此同时,他一直佩戴在腰间的玉佩忽然剧烈震动起来,伴随着不住的嗡鸣,在寂静的祠堂中显得格外突兀。

“这是什么?”祝景灏低头看向他腰间系着的东西,光滑只有铜钱大小的圆形物件,中间嵌着一块幽幽泛着血色的石头,外圈绕着密密麻麻的繁复的花纹,却又被横出的裂纹分得看不出原貌。

“玉佩?为何有这么多裂痕?”

余陌屈起食指和中指,夹住玉佩的边缘,手背因用力而凸起几道筋纹,随之微弱的白光从指尖闪过,玉佩止住了躁动。

他低声骂了句什么,道:“啧,这么快就来活儿了。”

祝景灏投以询问的目光,“什么?”

余陌:“小子,你不是想看看我究竟有什么本事么,跟我来,仔细看。”

余陌不由分说直接拉起祝景灏的衣袖,拖着他大步走出祠堂,朝着刚才不明动静的来源走去。

合集小说

女主替弟弟坐牢的小说

女主替弟弟坐牢的小说有好几部,都是以女主因家庭重男轻女,弟弟败开车撞死了人,让女主去替罪,女主被后妈以及无能的父亲相逼,代替弟弟去坐牢,最终女主在牢中成为神医,或者是顶级神秘组织大佬。

立即阅读

桃之夭夭全部小说

桃之夭夭是现代网络小说家,目前在网上热度非常高,桃之夭夭的小说主要以现代言情为主,他的代表作《小叔潜入我的房间》《当爱已成灰烬》《你是我的无关痛痒》深受读者喜欢,下面把桃之夭夭写的全部小说作品整理起来分享给大家欣赏阅读。

立即阅读

签到系统类小说

签到系统类小说是指小说主角穿越后自带一些系统派发任务的小说,比如说无敌旅行家穿越旅行途中每次完成任务都能获得收益,还有穿越签到自带科研系统,可以制造机甲的小说,还有完成系统任务可以获得武学秘籍的小说等等,这个种签到系统类小说目前网上种类也很多,下面把前2022年最好看的10部签到系统类小说完结版分享给大家。

立即阅读

丁墨小说合集

丁墨超人气小说作家,所著作品多次横扫女性网络文学网站年度排行榜冠军、销售金榜冠军,并被多家知名读者论坛全民票选为年度十佳言情小说冠军。丁墨的作品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脉,被读者赞誉:“又甜又刺激,又萌又感动”、可以说丁墨开创了全新的言情小说模式。

立即阅读

好看的村医小说推荐

现在有关乡村小村医的小说有很多,其中以神棍小村医,摸骨村医为代表,这种小说一般都是讲述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男主机缘巧合下获得神医传承,或者男主爷爷一直村的神医从些男主获得传承开始,帮助村民治病,与种女人之间的故事。

立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