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有一眼 > 古代言情

忠犬与道长的打怪旅程作者 / 寒衫

作品类型: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3-08-18

忠犬与道长的打怪旅程小说在线阅读-何霖川封闻小说作者寒衫著-有一眼
【作品简介】

忠犬与道长的打怪旅程何霖川封闻小说作者寒衫,这是一个关于封闻和何霖川的故事。封闻是县医院停尸间的工作人员,他接替了刘叔的班,并且负责照看一具被送来的尸体。封闻遵循医院的规矩,在停尸间点燃了香烛,以供给阴魂。与此同时,何霖川带着保镖来到县医院,他是一位高位的大人物,他的父亲在车祸中去世。何霖川冷漠地要求直接带他去看尸体。施茂德,一位中年男人,带着何霖川去停尸间。这个故事以主人公封闻和何霖川的相遇为起点,暗示着一个悬疑故事的开始。

《忠犬与道长的打怪旅程》

作者:寒衫主角:何霖川,封闻更新:2023-08-18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内容介绍

有一眼为您推荐:马甲文赘婿

忠犬与道长的打怪旅程何霖川封闻小说作者寒衫,这是一个关于封闻和何霖川的故事。封闻是县医院停尸间的工作人员,他接替了刘叔的班,并且负责照看一具被送来的尸体。封闻遵循医院的规矩,在停尸间点燃了香烛,以供给阴魂。与此同时,何霖川带着保镖来到县医院,他是一位高位的大人物,他的父亲在车祸中去世。何霖川冷漠地要求直接带他去看尸体。施茂德,一位中年男人,带着何霖川去停尸间。这个故事以主人公封闻和何霖川的相遇为起点,暗示着一个悬疑故事的开始。

忠犬与道长的打怪旅程小说精彩阅读:

第一卷:诡图第一章

深晚。

邢固县外的高速公路上,几辆车子按照导航驶入县城。而后直奔县城内最大的一所县医院。

晚上22:00,县医院负二楼停尸间。

封闻提早一个小时来接替刘叔的班。

刘叔对这个这个年轻人十分看好。嘱咐道:“封闻剩下的就交给你小子了。今晚里头有位何老先生要回家了,医院通知了,待会应该就会来人接走了。”

刘叔撑着一边拐杖站起身,封闻过去扶了一把。“我知道了您放心。”

封闻搀扶起刘叔,待刘叔拿稳拐杖站稳好后。便松了手站在一边看护着。

一直到刘叔一瘸一拐,拐杖碰击地面的声音逐渐远去。封闻这才坐回空置的位置上,例行翻看了下今天被领走和送下来的尸体。

封闻的目光在记录本上扫过,今天只有一具尸体被送了进来,还是从警局挪过来的。

当地警局小,案子也少。这种车祸尸体调查完送来医院停放倒也不是第一次了。

封闻记下了停尸柜子的编号,便从一边的小柜子里拿出香烛,走到角落特意摆放的供桌前点上。

缕缕青烟从自香炉中升起,青烟向上到一定高度后消散在空气。只余下极淡的香烛烟火气息在停尸间内弥漫扩散。

这是医院的规矩,也算是求个心里安慰。但封闻却是知道这些香火确实是有被阴魂给享用到的。

何霖川按照导航来到这个偏远县城的时候,距离收到何家老爷子车祸身亡的消息已经过去了三天。

车内宽阔的后座上,年轻男人眉眼间透着阴翳面色不善,他穿着一身深色的衣服,身形高大面容硬朗刚毅。坐在那里便自有一股不容忽视气度。

他神色冷漠的看着车窗外低矮的建筑,以及不断靠近亮着红色十字架的医院皱起了眉头。

车子在凌晨的时候驶入医院,何霖川走下车神色冷淡的看着周围老旧的建筑。同行的保镖带来一位中年男人走到何霖川面前。

“尸体停在那里直接带我过去。”何霖川声音冷漠听不出喜怒。

施茂德擦了擦额头的汗,尽力表现的镇定。眼前的年轻人来头不小,单看气质便知是那种久居高位的大人物。

他收敛起平日的油滑努力吞咽了下,因为有些紧张而分泌的口水,指着医院内尽量简短的说道:“停尸房在负二楼,何先生请跟我来。”施茂德说着就在前头带路。

封闻手指间翻折着一张烫金的黄纸,脚边的竹筐里是一个个折好的金元宝。

何霖川看着周围昏暗的光线,和阴冷的温度似乎并未受到这里诡异气氛的影响。他看着不远处坐在灯光下,似乎在折什么东西的青年,下意识的打量了下。

封闻知道今晚会有人来领尸体,所以当何霖川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也没多少表情。

施茂德看见封闻脚边一筐的金元宝瞬间就黑了脸色,刚想张口训斥就又像是注意到身边有外人在场,只能又硬生生的止住了口。

封闻将竹筐往桌子下一放,抬眸看向走到他面前的年轻男人。

“名字,谁的家属,要领谁回家。”封闻声音冷淡。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个男人正在打量他。

何霖川收回目光,冷声道:“何霖川,何鸿祯的孙子来认领尸体。”他抬手指着已经摊开的记录本上的某一行。眼前的青年似乎和这个停尸间的温度一样冷。

冷峻清冽的眉眼和不俗的样貌,更是留了一头长发盘在头顶。这样的年轻人竟然会当个停尸间的保安。

封闻微一点头,目光在站着最后的施茂德冷冷一撇似乎在警告。

而后道:“何先生,死者为大。请先上三柱香我在带您进去。”说着就走到角落的供桌前抽出三根香,看向何霖川。

施茂德本就窝着火,又被刚才封闻那冷冷看过来的眼神给警告。当即便出声骂道:“封闻,你是瞎了吗。搞这套封建迷信,赶紧开门带家属进去认领尸体。”

何霖川站在一边看戏,他忽然很想看看这个叫封闻的青年会如何应对。

封闻神情依旧冷淡,对于施茂德的训斥充耳不闻,只看向一边明显打算作壁上观的何霖川一眼。

声音冷淡。“何先生既然不愿意上香那就罢了。”

封闻自顾自的将那抽出来的三根香点燃,而后稳稳的插进香炉里。回身道:“带好裹尸袋跟我来。”

何霖川眉头轻挑,看着青年利落的打开了停尸间的大门,

一格格的金属冰柜陈列在周围,何霖川在见到老爷子惨白发青的尸体时,竟不觉得有多少难过的情绪,反而还有一丝丝的不耐烦,只是他掩饰的很好。

封闻看着何霖川带着保镖将尸体带走,便再次坐回的桌子前垂眸继续折着纸元宝。

何霖川出了医院,便让人直接将车开去县城的火葬场。

老爷子忽然去世,整个何家一团乱。他作为如今何家最有话语权的接班人,离开三天已经是极限。他都不知道家里那些闻讯赶来,想要瓜分何家财产的亲戚会将公司搞的有多乱。

等他回去又不知道要收拾多少残局。

尸体直接火化带骨灰会去,在按流程举办葬礼。这是何霖川所想出来的省事的方式。然后他就可以腾出手来,好好清理一下家族里的垃圾。

何霖川嘴角勾起一个阴测戏谑的冷笑,何家没了老爷子他就能更加不用顾及的对那些蛀虫下手。单手扶在额头,何霖川眉宇间不禁浮现一抹浓重的倦意,他莫名的忽然想到停尸间门口的青年。

冷峻淡漠又透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怪异,就像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而他在打量他的时候,他能感觉到那个青年也在打量他。

深夜的殡仪馆有着天然的阴森感,车子一路开进去畅通无阻。

但是诡异的事情就在这一刻发生,负责抬尸体的保镖看着空荡荡的裹尸袋,后背莫名的冒出一股冰冷的凉意。

何霖川听到保镖的汇报,皱着眉下车来到放置尸体的车子前抬眼看去。

面包车厢内一个瘪下去的裹尸袋,无不在透露出一股无言的诡异。

何霖川暗自深吸一口气,脑中不禁想到青年对他说的话。“何先生,死者为大。请先上三柱香我在带您进去。”

他理智告诉他尸体应该是被偷了或者掉包了,亦或是其他原因。但是直觉又再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

---

封闻再次见到何霖川的时候是在第二天。

上午九点半,封闻在医院食堂吃早饭。几个保镖模样的人来准确的寻到了他的位置,走到他面前。

“封先生,何总要见您。请您跟我们走一趟。”为首的一个保镖带着人站在封闻周围。大有一副封闻拒绝就直接上手把人带走的架势。

封闻眉头微皱,放下手里的筷子。那具尸体并没有问题,也不会有起尸的可能找他做什么。难道他看走了眼那具尸体另有问题。

“他要见我就让他自己来一趟。我没空。”封闻声音冷了几分,抬头看向食堂外的某处。

何霖川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想到封闻,但是他总觉的只有这个青年可以为他解答心里的疑惑。

这样的情况很不好,就像现在。

青年的视线似乎穿透了,来往进出食堂的人,准确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失踪的尸体依旧毫无头绪,昨晚他派人沿途寻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何老爷子的尸体就这样凭空失踪,但却又诡异的出现在他的睡梦里。

何霖川从不信鬼神之说,但这次发生的事却叫他心里生诡谲。

老爷子死的突然,更是死在这偏远的县城公路上,而死因还是心脏破裂,简称就是被吓死的。

他想不出老爷子为什么要独自一人来到这偏远的县城,更想不出老爷子隐瞒行程的原因。这里远离临丰市,他敢确定这里绝对没有他们何家的亲戚。就连他要不是收到这边当地的公安消息,他估计都不会知道老爷子已经死亡的消息。

何霖川抬脚走进食堂,老爷子的尸体他还是要找回来的,但是这次遇到诡异事件他也要有个合理答案。

他径直坐到封闻对面的位置看着青年。

封闻将餐盘放到一边,抬眼同样看着对方。“何总找我什么事。”对面坐着的男人表情冷酷,但他看的出来这个男人眉宇间有着疲惫的倦意,只是一直掩饰压抑着。

何霖川没有计较封闻的冷淡。他道:“封先生昨晚说要我上三柱香什么意思。”他想或许可以从这里作为切入口。

老爷子的尸体他是亲自看着人装入裹尸袋运上车的,他实在不想把事情和灵异鬼怪联系起来,但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他的认知范畴,他必须重新找出应对的方式。

封闻眉头有一瞬间的皱起,但很快又恢复。“不过是太平间里的封建习俗而已。三柱香不过是给阴魂们的贡品而已。何总不信这些倒也无妨。”

“哦,若是这么说。我不上香,是要阴魂不宁了。”何霖川似笑非笑。

“何总想说什么?”封闻神色一冷。这个男人是个聪明人,但却在这里和他打着哑谜。

何霖川眼神危险,压低了声音道。“何鸿祯的尸体不见了,我想你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封闻微不可查的皱了眉,桌下的手指微微动了几下。这才看向何霖川道:“尸体没了何总应该找警察,昨晚的尸体是您亲自让人带走的。我并未过手。”

封闻的话说的很明白,他不想插手这事。而且他刚才给自己算了一卦,卦象竟是前路未知,吉凶难测。

何霖川并不满意封闻的回答,微微抬手示意保镖动手。

封闻冷冷的看向何霖川。“何总这是打算刑讯逼供。”这里人多他不方便动手,何霖川的人也不方便动手。

“封先生哪里的话,我不过是打算请封先生去个清净些的地方再说些话罢了。”何霖川冷笑着。

“是吗,那就...”封闻话音未落。忽然就听到刘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拐杖敲击瓷砖地面的声音响起,封闻回头起身上前搀扶住刘叔慌张的步伐。

刘叔的面色不好透着一丝惊惧。“封闻停尸间里...”似乎注意到周围有陌生人,他声音艰难的停顿了下没有在说下去。

合集小说

桃之夭夭全部小说

桃之夭夭是现代网络小说家,目前在网上热度非常高,桃之夭夭的小说主要以现代言情为主,他的代表作《小叔潜入我的房间》《当爱已成灰烬》《你是我的无关痛痒》深受读者喜欢,下面把桃之夭夭写的全部小说作品整理起来分享给大家欣赏阅读。

立即阅读

男主眼睛失明学医的小说

在这个充满挑战和变化的世界中,我们经常需要一些勇气去面对困难。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即使我们拥有足够的勇气,也可能会遭遇到无法克服的问题。就像这几部有关男主眼睛失明学医的小说所描述的那样,男主角因为眼疾而失去了视力,但他并没有被打倒。相反,他选择了学习医学,并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

立即阅读

女主结婚前和保安在一起的小说

女主结婚前和保安在一起的小说一般以女主都是超级女总裁,男主都是退伍军人,这类小说男主退伍后想低调生活,正好在女主公司当保安,不想女主因为家族原因要强制嫁给一个富二代, 结果婚照前与保安发生了关系,从此做不保安的男主为了守护好女主不在低调,强势回归。

立即阅读

总裁生气吃醋不理女主的小说

霸道总裁吃醋女主和别的男人一起,还收别的男人礼物,然后不理女主的小说从书名就能看出这些都是甜宠虐恋小说,都是以男主超级大富帅总裁级别人物,男主总裁做事比较霸道,表面上不喜欢女主不在乎女主的话,可是当女主受不了要离开时总裁又受不了,以各种理由拒绝。

立即阅读

藏海花原著小说

藏海花原著小说是作家南派三叔在《盗墓笔记》后又一部续集,藏海花小说故事《盗墓笔记》故事结束后的第五个年头写起。主要讲述了张起灵的身世之谜,可以理解为张起灵的外传小说。

立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