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眼
当前位置:有一眼 > 悬疑灵异

与子同袍作者 / 上头的白酒

作品类型: 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2024-06-11

罗东航白秋凤小说阅读-与子同袍上头的白酒著-有一眼
【作品简介】

《与子同袍》小说作者上头的白酒,故事发生在1938年夏初,南京沦陷后,日军迅速占领了安徽半数城池,华国陷入了最为严峻的时刻。战火硝烟下,华国军民仍保持斗志,重庆和延安紧急制定作战计划。在湖北成为关键战场之际,汉城更是重中之重。在大规模战斗前,一场地下战斗上演。黑龙山少当家罗东航和我党汉城分队游击队总负责人封浮华在白云大道旁给难民发放馒头。封浮华以一套游击战法打垮敌人,罗东航对其佩服备至。封浮华自由自在,不受拘束,他认为给黑龙山积德是为了积累好运。

《与子同袍》

作者:上头的白酒主角:罗东航,白秋凤更新:2024-06-11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内容介绍

有一眼为您推荐: 复仇 赘婿 马甲文

《与子同袍》小说作者上头的白酒,故事发生在1938年夏初,南京沦陷后,日军迅速占领了安徽半数城池,华国陷入了最为严峻的时刻。战火硝烟下,华国军民仍保持斗志,重庆和延安紧急制定作战计划。在湖北成为关键战场之际,汉城更是重中之重。在大规模战斗前,一场地下战斗上演。黑龙山少当家罗东航和我党汉城分队游击队总负责人封浮华在白云大道旁给难民发放馒头。封浮华以一套游击战法打垮敌人,罗东航对其佩服备至。封浮华自由自在,不受拘束,他认为给黑龙山积德是为了积累好运。

与子同袍小说精彩阅读:

1938年,夏初。

南京沦陷后,日军又以迅猛的攻势,占领了安徽半数城池,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华国迎来了最为严峻的时刻,大地满目疮痍,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战火的硝烟,并没有打垮华国军民的斗志,重庆方面和延安方面紧急制定作战计划。

湖北成为了关键性的战场,汉城更是重中之重,在大部队的战斗打响之前,一场不为人知的地下战斗上演了。

白云大道旁,一伙人正在给路边的难民发放着馒头。

此时,黑龙山少当家罗东航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嘴里叼着一根草根,正对着靠在石头边的一位中年人说道:“封叔,你看吧,这几天逃难的人已经很少了,我没忽悠你吧?不过,我一直想不明白,咱这做好事不留名,图的是啥啊?”

封叔名叫封浮华,是我党汉城分队游击队的总负责人,一年前土匪火拼,无意间救了黑龙山上的土匪,带领这群土匪配合地形,以一套游击战法硬是打垮了对手,而罗东航从此对封浮华则是佩服的很。

而化名封百里的封浮华,从此则入驻了黑龙山,自然也是黑龙山上最为自由的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出门十天半个月的,也不会有人来问津。

“咋滴?做个好事你还想青史上留个名呗?我看你小子以前坏事没少干吧?我这是在给黑龙山积德呢,懂吗?”封浮华不屑的说道。

“嘿嘿!”罗东航笑道:“瞧您说的,我这不也都是按照您说的做的嘛!您没来之前,我们黑龙山不也做了很多好事的嘛!

其实吧,我关心的事就一件,就是您说的那个买卖,到底是啥时候啊?我这些日子老操心这事了,您看看,我这头发都大把大把的掉呢,怕是过段日子,都跟我家那老头子一样了!”

“唉!”封浮华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叹了口气后,接着说道:“国家至此存亡之际,当真应该是匹夫有责啊!”

罗东航一愣,他心里门清,这是拿话点他呢!

脸上纠结了一番后,终是开口说道:“封叔,您的底子咱多少也弄明白了一些,我罗东航是个讲究的人,大道理自然也懂,不瞒您说,我也就是寨子里长大的,不然我也不会走上这条道......”

“天色不早了,留些人,其他人都回吧!”封浮华不等罗东航继续说完,直接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那行吧,我也正好回家找老头子掰扯掰扯一些事!走吧!”罗东航说完,走到一旁安排去了。

在距离罗东航他们三里路外,有四个人正拿着枪对着一家三口逃难的百姓,为首的一个女子,看上去二十来岁,正仔细的审视着这一家三口。

“他们只是给了你们一些吃的,就放你们离开了?你再仔细想想,他们还说了什么没有?”

“这位女首领,他们真的就只是给了我们一些吃的,其他的啥都没说啊!您放过我们吧!”身为丈夫的男子,把老婆孩子挡在身后,一脸祈求的说道。

女子名叫白秋凤,是清水潭匪首的女儿,这次下山正是打探罗东航在做什么事的,如今已经问了好几伙逃难的百姓了,得到了答案后,白秋凤心里更不解了:这罗东航到底在干什么?单纯的做好事?他吃饱了撑得?

......

黑龙山上,一共二百来口子人,其中青壮年占了一半,整个寨子内,武装力量一般,长枪三十多支,短枪十几支,子弹若干,大刀长矛的这些东西倒是很多。

这些枪支弹药也算是此地军警部门,淘汰下来的劣质品,私下里就卖给了山上的土匪,为了维持土匪的平衡,还特意平分给了其他几家。

只是这些年来,土匪有了武器后,就经常跑到县城里来打秋风,反而搞得当地警察厅很是难受。

在黑龙山中,罗东航那是当之无愧的混世魔王,要说这罗东航其实只是寨主罗青山的养子,可惜的是罗青山老婆娶了不少,却没能生养一儿半女。

后来可能察觉是自己的问题后,就收养了罗东航这个孤儿,当做亲儿子来养。

而恰巧当年跟随罗青山一起打天下的几个老兄弟,又很悲催的都英年早逝了,同样没有儿子留下,所以罗东航就成了山寨中的真龙天子。

此刻,罗青山的房中桌子上,正摆放着两荤两素,一瓶老酒,外加一把花生米,一个人悠哉悠哉的喝着。

忽然,门外隔着老远就听到了咔叽咔叽的脚步声。

果然,几秒后,门猛的被人推开了,罗青山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操作,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自顾自的喝着小酒。

“呦!老头子,好雅兴啊!”罗东航进来之后,直接大马金刀的坐在了罗青山的对面,拿起酒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罗青山见状,眉头微皱,在罗东航放下酒瓶的时候,不着痕迹的伸手拿回了酒瓶,给自己添了酒后,顺势放在了自己脚边的地上......

罗东航撇了一眼罗青山,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拿着一根猪脚啃了起来。

啃完了猪脚,端起杯一昂头,滋溜一声,一杯酒下了肚,砸吧了两下嘴后,罗东航忽然说道:“老头,我问你个事啊?”

罗青山看了他一眼,也没搭理他,但也表达了该有的意思:有屁就放!

“我就想问问,您老人家没有别的儿子女儿的在外面吧?或者有,而你又不知道的?”罗东航一脸认真的问道。

这话一出,罗青山不淡定了,这小兔崽子是专门来气老子的?

“你特么问这个干啥?关你屁事啊?你想说啥?”罗青山眼珠子一瞪,开始慢慢酝酿杀气!

“怎么不关我事啊?你看咱这黑龙山偌大的基业,将来肯定全都是我的啊,这万一到时候要是从哪蹦出来个人,跟我抢家业的话......你说关不关我事吧?”

“呵呵!小兔崽子,你是来找抽的,是吧?”罗青山轻蔑的笑了笑,反倒是不生气了,拿了颗花生米丢进嘴里嚼了起来。

“哼!早晚不都得交给我吗?不然将来谁给你送终!诶?对了,那你说说你那百里兄弟呗,他到底是哪条道上的?”

“你小子没派人跟踪他吗?咋滴,没查出来啊?”罗青山听到说起封浮华的事,也上心了起来。

罗东航一听,立刻有些苦笑的摇了摇头,说道:“唉!别提了,以前跟踪的人回来愣是啥都没有发现,有的刚出山门就跟丢了人,我也亲自跟过两次,唉!,我跟你说啊,那可真是神了,眨眼间一晃,人没影了!

后来吧,可能看我骨骼惊奇,是块料子吧!他就把他那套技术教给了我,说是侦查与反侦查的那一套,但自打那以后吧,我也就不好意思再跟踪人家了!”

“看的出来,我那百里兄弟的身手很强,不是一般人,这事不怪你,比你有本事的人大有人在,那你对他是个什么看法呢?”罗青山说道。

“我感觉他不是道上混的人,应该是有身份的人!”罗东航小声说了起来。

罗青山疑惑道:“有身份的人?你是说......南边的?或者北边的人?”

罗东航:“嗯,他的行动方式很像南边搞出来的那个力行社的人,但要是那些人的话,他跑咱们山寨里窝着干啥呢?”

罗青山:“这个力行社,我听说过,好像是南边搞出来的一个特务机构,按理说这个特务机构是跟军方打交道的......哎呀!难不成是想诏安咱们?”

罗东航一愣,缓了会才说道:“这事不好说,但是他做的那些事,可一点不像你说的那个力行社的人会干的事啊!你说他会不会是北边的一个什么组织的人?”

罗青山:“北边?照你这么说,也不是不可能!”

罗东航:“那咱们......?”

罗青山:“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先问问你,如今局势你怎么看?”

罗东航略微思索一下后,说道:“如今乱世中,谁也顾不上咱们,可乱世之后呢?乱世之后同样当用重典!”

罗青山眉头一皱,说道:“乱世之后?我看乱世之后还不知道谁坐天下呢,万一是日本人呢?你看日本人这架势,短短不到一年,势如破竹,以横扫的姿态打了过来,你觉得华国能抗过去吗?”

说到这里,父子二人沉默了,照眼前的形式看,日本人真的很是迅猛啊!

不知过了过久,罗东航像是想起封浮华的话,不自知的说了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嗯?”罗青山像是没听清楚,问道:“你说啥?”

罗东航回过神来,神情一凛,说道:“我相信,日本人早晚会被赶出华国,只要华国还有人在,那就永远不会消亡,五千年打打杀杀多少次,要亡早亡了!”

“好!说的好!”罗青山这回是听清楚了,猛的一拍桌子,接着说道:“不愧是我罗青山的儿子,有志气!”

罗东航没想到,老头子会突然这么大的反应,当即吓了一跳:“您老干啥啊!吓了我一跳,多大年纪了,还一惊一乍的,一不小心气不顺挂掉了,咋整?”

“嗯?”罗青山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刚才还荡气回肠,气吞山河的样子,这一下子被打回了原型。

正豪气冲天的时候,你特么这么说合适吗?

好半晌,罗东航看着老头子没什么反应,一脸愣神的样子,眨巴了两下眼睛,问道:“您老人家咋滴了?诶!诶!回魂了诶!”

“哼!老子告诉你,自个家的事关上门来闹翻天都行,但是要是有外人来插手,那就不行,这个理,你懂吗?”罗青山显然心里不爽的很!

“呵呵,这个您老只管放心,明我就带着兄弟们去找小鬼子练练去,不过话说回来,您这思想觉悟很高啊!用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格调还是格局的?总之又高又大又上的,简称高大上啊!老罗同志!”

“那是必须的,我这个叫心有......心有那个什么之志来着,就是那种很大的鸟的那个意思。”

“您说的......是鸿鹄......之志?”

......

第二天快到中午时,罗东航从床上坐了起来,感觉有些口干舌燥,摇了摇头,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事。

昨晚上和老头子聊嗨了,也喝多了,只记得后来伺候着的周妈拿了好几次酒,一直说着让少喝点来着。

整理了一下,打开了门。

门外,周妈正在院内凉着衣服,看到罗东航起来了,放下了手中的活,走了过来,说道:“少当家的,你醒了啊!我去给你热碗暖胃的汤啊?”

“不用了,周妈,我爹呢?他没事吧!”罗东航问道。

“放心,我看着呢,昨晚那酒八成都是你喝的,当家的没事,他没喝多少。”周妈知道罗东航问的是什么意思。

“哦,那就好!你忙吧,我转转去。”罗东航点了点头,朝外面走去。

刚走出院门外,就看到两个人走了过来,正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兄弟,陈北斗和蔡小五。

要说起这两人,那在寨子中也是有些来头的,北斗的父亲陈新星以前是个文化人,也是战乱年代里受到了罗青山的恩惠,后来罗青山就邀请陈新星进山教学,陈新星知恩图报,很干脆的就上山当了土匪。

如今在寨子里除了罗东航父子,就数陈新星说话最好使了,有些时候,甚至比罗青山的话都有用。

而陈北斗可能也继承了父亲的基因,文化知识很扎实。为此,罗青山还让陈北斗出国深造了一年多,那时候因为东北那些事,陈北斗去的国家选择了日本。

学了一年半后,局势越来越不明朗,陈新星就让儿子回来了,这可高兴坏了罗东航和蔡小五两个小伙伴。

而且陈北斗在山寨中还有一个技能,那就是所谓的神枪手,射击死物且给他一把大狙的话,几乎可以做到指哪打哪,就好像是天生该吃这碗饭似的,很是让人羡慕。

蔡小五的身份就简单了一些,他的母亲是罗青山结拜二弟的堂妹,当初罗青山的结拜兄弟都英年早逝,要说也就只有**家的这个堂妹,算是身份最为亲近的人了。

所以也就靠着该是二当家身份,且已经死去了的堂哥的面子上,被罗青山关照着,再加上蔡小五父亲,在在寨子里也算是个各方面都不错的人,最终他们这一家子,在寨子里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

可以说,这三人在寨子里,基本上就是太子和太子党了!

“准备去哪呢?来,正好找你有事呢?”小五说道。

“我饿了,啥事啊?等会该吃饭了!”罗东航说道。

“也没啥事,封叔昨晚在你走后,和老头子聊了大半夜,今儿一大清早就出去了,说是估计明天才回来,还说到时候给咱们一个惊喜呢!”

“是吗?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那就等着他的惊喜吧!”罗东航说道。

“再就是,咱们是不是该下山一趟了?周围那几个村里的百姓,日子更难过了,这段时间,逃难过来的人,一听说咱们是土匪,自愿加入山寨的人没几个,有地方去的还好,没地方去的不都安排在了周围几个村里了吗?那日子可就不太好过了。”小五回应道。

听到这里,罗东航一拍脑门,当即说道:“唉,这些天忙的把这茬给忘了,对了,白云路那边还在发放馒头是吧?”

“嗯,胖婶在那边主持发馒头,我让安子又带了一些兄弟去看护着去了。”小五回道。

“嗯,那行,跟他们说一声,就这几天,逃难的人变少了的话,就撤了吧,或者减少点量,大家都挺累的,等会吃完饭了,再仔细琢磨一下下山的事。”罗东航边说边勾搭在了小五的肩膀上,三人边走边聊了起来。

“我想去城里,玩一票大的,你们两个怎么看?”罗东航继续说道。

“我看可以。”北斗接过话茬,表达自己的想法,接着说道:“县城那边已经传来话,说是如今之际,咱们这些土匪再去打劫的话,十有八九就会派人来收拾咱们了,全国抗日时期,不能搞这些事情了。

而在汉城这些大城市里,就没人认识咱们了,各种地下斗争也是层出不穷,咱们走上一趟,也不会惊起什么浪花。”

其实,黑龙山上的土匪是很讲道义的,县城有些为富不仁的大老爷们,他们都去抢过,然后抢来的东西有一大半,都分给了周围苦难的老百姓,这也是难民到来时,老百姓听他们的才愿意接收难民的。

不过,更多的难民选择的还是继续走,因为这里也不安全,有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这里将会存在一场决定性的大战。

小县城的警察厅对土匪这些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剿匪的时候,就跑山上放两枪,因为真要打起来,谁赢谁输还不一定,但两边肯定是都要付出代价,侥幸打赢了又如何?没人给你好处,这是你应该做的......

吃过午饭后,三兄弟凑在一起敲定了一些细节,罗东航等人决定明天就去汉城,先去寻找一些下手的对象。

这种事对于土匪来说,只是去办一件很寻常的事,只不过让罗东航没想到的是,这一去却是改变了罗东航的一生......

合集小说

藏海花原著小说

藏海花原著小说是作家南派三叔在《盗墓笔记》后又一部续集,藏海花小说故事《盗墓笔记》故事结束后的第五个年头写起。主要讲述了张起灵的身世之谜,可以理解为张起灵的外传小说。

立即阅读

七个师姐和一个小师弟小说

小说讲述七个师姐和一个小师弟小说叫什么名字?这种类型的小说目前网上推出了好几本,其中以《七个师姐倾国倾城》《我家师姐超护短》最为出名,小说中男主是师傅培养多年的小师弟,学会一身本领后被师父赶下山找师姐,还要完成师傅当年许下的婚约,这七个师姐都是宠弟狂魔,当得知道师弟下山全力保护师弟,打脸各大豪门。有一眼现在把七个师姐和一个小师弟这种类型的说整合起来,精选了几本最好看的分享给大家阅读。

立即阅读

韩寒小说作品推荐

韩寒是中国现代作家,多次获得文获得全国新概念作文比赛一等奖,韩寒小说代表作品有很多,其中以《三重门》最为经典,还有《长安乱》《光荣日》,接下来给大家理了韩寒作品集,目前可以免费读取的所有韩寒作品电子版,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一下。

立即阅读

男主眼睛失明学医的小说

在这个充满挑战和变化的世界中,我们经常需要一些勇气去面对困难。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即使我们拥有足够的勇气,也可能会遭遇到无法克服的问题。就像这几部有关男主眼睛失明学医的小说所描述的那样,男主角因为眼疾而失去了视力,但他并没有被打倒。相反,他选择了学习医学,并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

立即阅读

女儿要死了妈妈打电话给爸爸的小说

女儿要死了妈妈打电话给爸爸的小说讲述了男主多年前因为家庭被灭,被人陷害和女生发生关系,多年后男主成为战神,功能名就,可就在这个时候接到电话,说女儿要死了,想让他回来见女儿最后一面,这种小说故事情节非常精彩,男主都是一直不知道有女儿有存在,回来后保护女儿,保护妻子,获得家庭认可。

立即阅读